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从科学与道德的角度看动物与人

发布日期:2019-08-16 09:07:05    编辑:心经网

从科学与道德的角度看动物与人 从科学与道德的角度看动物与人  动物活在世上并不是要被人类利用的。人类并不是动物的最终主宰者;他们是独立的,随着他们自己的需求和欲望而有着自由的意识活动。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利使他们遭受痛苦并死亡。  动物们仍然保有着最基本的需求,而他们所受的一大部分的痛苦正是因为这些基本需求得不到满足。而最终我们剥夺了动物们最根本的需求求生的愿望。  动物的自卫本能是其所有天性中最强烈的;你的

\

生命对你来说,要远比他人的生命重要的多,因为它是你所拥有的一切,但是这对于其他动物也是一样。  有些人争辩说,人类的智力使我们比起其他动物更重要,但是,这也意味着某人的价值高低是与智力水平成正比的;同一个智商高于你的人比,你将是较不重要的,同理亦可以推导出那些在智力上有缺陷的人的价值将比动物们还不如,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应该比动物更适合于做活体解剖的对象。这样的悲剧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二战时期纳粹实行的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所提出的理由,每一个有良知的人们都不会忘记吧。  有人说,动物不会思考,似乎这成为杀生的理由。其实,思考的能力并不是为人类所独有的,它是前脑的一项功能--所有的脊椎动物都具有的3项基本功能之一。从鱼类到高等哺乳动物,思考的能力在复杂程度上各不相同。人类的思考能力已经得到高度发展,但是与那些动物相比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非本质的差异。我们总是自以为是的把我们的行为形容为是思考的产物,却把动物的描述成本能驱使的结果。  如果你以客观的角度来审视我们人类在地球生命中的地位,很快你就会清楚地发现我们是所有生物中最具破坏性的,因此,以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显然并不是那么地有价值。如果从地球诞生到现在的时间长河把它压缩成一年算,地球生命的诞生不过才3秒钟,而我们人类的历史就更短暂了,不过仅仅1秒钟而已。而在这短短的一秒钟我们人类都做了什么,给地球以及地球上的生物和环境都带来了什么,各位可以自己思考。  当我们的利益与其他物种的利益相抵触时,我们拥有的聪明度,使我们总是能成为优胜者,但这并没有使我们获得道义上的胜利。使我们超越其他动物之上的唯一品质就是慈悲爱力,而这慈悲爱力并不容许我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导致其他生命的痛苦与死亡。  人类的头脑无疑使我们比起其他物种有着无限的发展潜力,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衡量我们价值高低的标准,因为所谓的潜能往往有着两面性。我们会创造,但亦能破坏。我们真正的价值体现在我们当下的所作所为,而非将来可能的样子。可悲的是我们人类在地球

\

生命中的地位大都呈现为我们破坏性的一面。  从道德的意义来说,动物也具有自己的权利。在许多人的观念中,似乎没有动物权的这个词。的确,按照人权的观念,动物没有资格取得人所拥有的权利。就像义务论者柯亨所说的:权利观念不能应用在动物身上,因为权利这个观念只能适用在道德社群的成员上,而动物因为不能做道德决定,所以不是道德社群的成员,而人类相较之下,具有比动物更大的价值。西方哲学家康德也是如此认定:动物没有人格,因为它们不是理性、自觉的存有,不能够把握道德律则。由于它们不是道德立法王国的一员,所以我们不对它们负有任何义务。但是我们应该善待它们,因为那有助于培养善良的个性,使我们在对待人类同伴时,更为体贴温厚。换句话说,爱护动物是为了人这方面有所需要的理由,而不是来自动物方面需要的考量。  其实,人类天生并不是食肉的,像我们的近亲类人猿一样,人类的生理机能是被设计成适合素食的。我们人类的皮肤、牙齿、胃和肠道、消化系统的长度、唾液的成分、胃酸和尿液等等,统统都是典型的素食形态。  尽管在远古时代,我们运用我们非凡的头脑发展出能够超越我们身体限制的工具,使我们能够宰杀其他动物并吃他们的血肉,我们才开始有了杂食的习性;尽管我们的生理机能对一定量的肉食有相当的弹性和适应能力;但是我们的生理机能一直都还是着最初的素食形态。如果除去我们这些工具,这一点就变得很明显了。试想一下,你第一次赤手空拳去抓一只野兔并吃它的--皮毛、骨头、肌腱和血肉,这是很困难的;相反,你能够轻易的采摘并享用到一大堆的新鲜水果和蔬菜。  尽管我们有杂食的习惯,人类天生就是适合素食的。事实上,我们不依赖于任何的动物食品也可以维持最佳的健康状态。  吃肉的确是我们长久以来的习惯之一。但是这是一种即非道德保障又无道德理由的历史遗物。无数的医学研究业已发现全素食者和素食者不光是身体健壮,而且通常都比吃肉的人更健康。素食者患肥胖症、冠状动脉和心脏疾病、高血压、大肠功能紊乱和胆结石的发病率要比非素食者低。其他的一些研究已发现的素食者发病率低的疾病还有:骨质疏松症、肾结石、糖尿病、痛风、关节炎、阑尾炎、心绞痛、痔疮、静脉曲张。全素食者在某些方面得到的利益比一般素食者更多。  人类的消化系统是非常有弹性和适应能力的。我们的确能在饮食中吃一点适量的肉食而同时仍旧健康。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在于: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一丁点的肉食也能保持完美的健康,然而我们却仅仅是为了物质上的利益和对动物血肉口味的执著,让千千万万的动物遭受极大的痛苦和死亡。  科学研究发现,对于我们日常需要的一些营养成分,素食完全可以得到。比如,普通的全素食餐饮就可轻而易举地达到世界健康组织(WHO)和营养教育国际委员会(NACNE)所推荐的每日蛋白质摄取量标准。动物蛋白所带来的问题之一是:它们通常是和饱和脂肪酸一起被摄入人体的,而饱和脂肪酸是引起心脏病,我们最大的杀手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相反,植物蛋白是与食物纤维一起摄入人体的,而后者是健康饮食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事实上在各种不同的习惯的饮食团体中,全素食者已被发现是其中最有可能达到每天纤维摄取要求的。动物食品中的蛋白质是极度浓缩的,绝大多数吃肉的人吃入了远远超过他们身体所能应付的蛋白质。这可导致痛风、关节炎、风湿病、纤维组织炎。高蛋白质含量的饮食也会极大的加重胰腺的负担,胰腺是制造可消化蛋白质的酶的器官,但同时这种酶也可以抵抗癌细胞。绝大多数的蔬菜中都含有适量的蛋白质,这一点并没有被广泛地了解。蛋白质含量特别丰富的包括坚果、豆类、谷物、种籽、绿叶蔬菜和马铃薯。  因此,无论从道德上,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我们都不应该杀生!

本文链接:从科学与道德的角度看动物与人

上一篇:修虽有三,成功则一

下一篇:做个聪明的女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