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天堂

发布日期:2019-11-01 09:06:30    编辑:心经网

天堂

  天堂

  第一次正式见面,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他。所以嘴里吐出欧先生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尴尬十分。

\

  他却不太在意,说,随便你叫什么都好。而后补充,如果按照南方人的习惯,我比你大,你该称呼我欧哥。欧哥与讴歌谐音,所以,叫起来,照常觉得不习惯。久而久之,倒是亲切了。

  欧哥是一个大块头男人,高我整大半个头,一头楞青头,眼光犀利,看上去相当地强悍兼稳重。

  初识他,是在海天酒店的门口。他穿着一件花花绿绿、印满椰树大海的标准海南衫,戴一副肥大的墨镜,正在四处张望。我路过的时候,往他那边多瞟了几眼。他边上站着一个穿超短裙的女子,长得实在是美。他朝着我喊,你好。我乍没听清楚,以为是因为我的什么冒犯。他走近一点后,脱了眼镜,你好。这回我总算是听清楚了。

  原来他初来乍到,要找可以吃到正宗海南海鲜的地方。

  我很快联系了一家叫蛋家的海上鱼排,给老板打了电话,并送他们上了出租车。

  当天晚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第一次,以为别人打错了,没理会。过了一会,电话再过来。原来是他。他说,他从老板那里要来我的电话,一定要特别地感谢我一下才好。后来才知道,我当时特别嘱咐老板他们是我的朋友,要好好关照一下。结果,老板特意送了一份清蒸石斑鱼和椒盐野生虾给他。

  正好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应约就过去了。

  是在大东海边的夜宵排挡那边。木质的藤椅,潮涨潮落时分,最是休闲。欧哥穿一件肥大的短裤,墨镜已经摘掉了,衬衫却是那时正流行的绣花格圆领衫。他身边的女人,原来是欧嫂。欧嫂已经换上一套蓝色的休闲装,脖子上难得地围了一条纯白丝巾。在这热带的夜晚,居然一点不觉得另类。

  我们一见面,就互相交换了电话。然后,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只有公司,没有职务。问他,他说,我自己的公司,不需要特意署上什么名头的。他要了生啤,说,真要谢谢你。你嫂子在网络上看到最有特色吃鱼排的地方,昨天去吃,结果找错了地方,还差点被人宰一顿,海鲜没吃到,窝了一肚子气。今天要没你,我们这趟就算白来了。

  然后,他说,认识你,这趟就不算白来。来,敬你。我端起杯的时候,却见他端起的是一扎啤酒。三下两下,就见他把一扎啤酒喝光了。

  后来的几天,他非常听从我的意见,只去了一趟蜈支洲岛潜水。其他时间,就是把住所换到了亚龙湾的假日酒店,每天歆享海风和宁静。

  我们以后每隔十天半月会电话聊天。他的生意做得很好。他甚至有些不屑地说,现在做外贸生意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只要去做,人人都会狠赚一笔。他也经常给我上经济课。股票、基金、证券等等,对我来说,看似眼熟,其实完全是外行。他说,学不如听,听不如做,干脆,你摸石头过河,亲自体验体验。我把几月工资打给他。他过了没一小时,说,给你买好了。

  从此,我天天关心那支基金的涨跌情况。他果然很有眼光。那支基金,每天都在慢慢地往上涨。我每次打电话给他,兴奋异常地说,又涨了又涨了。他就在那边轻描淡写地教育我,别投机心太重,沉不住气的人,怎么做大事!

  不久,我感情上也出现了危机。打电话给他,他说,感情是一种感觉,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勉强不得,将就不得。感情的事,就像把痛苦和快乐的感觉放在天平上,能够维持二者平衡最好,即便平淡如水也可以享受到生活,如果痛苦的一端持续下落,就要做一个决定。

  等我做了决定,他来电话,惜字如金地说,好!

  我有时候打电话给他,他也会把电话给欧嫂,让她来安慰我。欧嫂是一个很小资的女人,说话轻言细语,对时尚的把握非常地精准。自然,她常常说着说着,就扯到了一些时髦的观点,教育我生活内容越丰富,生命才会越美好。有时,她也会数落欧哥,说他成天太看重朋友,对朋友对她还好,而且做生意太粗心,有时候做不到事必躬亲,以致员工借机占了公司便宜都不知道。

  我说给他听的时候,他哈哈大笑。做人做事不大气,何为男人?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的那几天,欧哥显得特别忙。打电话给他,一会他在组织员工捐款,一会在商量着寄一些灾区最需要的物资过去。他也充满期待地说,等找个机会,我要到四川去,领养一个孤儿带在身边,最好是女孩。我知道,他生活中最大的遗憾是还没孩子。欧嫂比他小5岁,一直不愿意要小孩,说怕毁了身材。

  我在南京的时候,有天上午收到他的短信。他说,我和你嫂子分居了。

  一问,原来他的一个朋友发现欧嫂和另一个男人有染。他找了私家侦探去查,得到了确切的答案。

  欧嫂死也不愿意走离婚的道路,但也没有办法给出他信服的解释。

  他说,人生可能就是这样,你很难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你更难想象身边的人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把自己开的宝马和一套别墅留给欧嫂,然后搬出家住进办公室。

  我说,你把一切给了她,真要是离婚了,那你不是失去了一切?他说,你不知道,你欧嫂18岁和我认识,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大学刚毕业来珠海打工的后生崽。她跟我的时候,正是花儿含苞待放的年龄,而我什么也没有。何况我现在还有公司,如果她没有我,她靠什么生活?人不能忘本的。你看你欧嫂QQ资料里的留言,有了我,你应该什么都不缺。我认识她时她过的第一个生日,我只能送她一张写这些字的卡片。那时候我们很幸福。

  这么多年,她资料里的这句话从来没换过。我已满足。他最后的话,让人不容置疑。

  没几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他新买了一辆沃尔沃。等我有机会来珠海,他一定带着我逛车河。

  我回海南没几天,收到他的电话。接的时候,却不是他,是欧嫂。欧嫂说,你欧哥出了车祸,走了。

  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当时正梦想着,离开这个城市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去到珠海那个海那边的城市,也学欧哥一样,拿一个大扎啤杯,一口气喝一扎生啤下去。

\

  有一次在网络上遇见欧嫂,开着视频,我说,我身边连和他的一张合影都没有留下。她就翻出相册,把以前自己和欧哥的照片翻给我看。看着看着,我在视频这头,在人声鼎沸的网吧里,泪作雨下。欧嫂在那边,犹自喃喃自语,他太纵容我。

  认识一年,仿佛已千年。我的欧哥,在天堂一切可好?你我相识,今生有缘。

本文链接:天堂

上一篇:星云禅话-啐啄妙用

下一篇:星云禅话-化缘度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