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学会独处,与生活化干戈为玉帛

发布日期:2019-11-11 09:06:54    编辑:心经网

学会独处,与生活化干戈为玉帛

\

独处,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就像我们的生活,未必每日都充满阳光,阴晦天气,亦属寻常。只是有时,我们会恋上这个时刻,沉浸于独处的美妙之中,不惊不扰,恍若连流淌的血液都是宁谧的;只是有时,我们会需要这个时刻,以明澈迷离的目光,拂拭蒙尘的性灵,休憩漂泊的灵魂;只是有时,我们不得不选择独处,因为周身的浮华,不息的人流,绚烂的色彩,皆走不进我们空虚的内心,没有一道风景是属于自己。独处,未必是一个人待在狭小的空间里,而是一种灵魂的独自,精神的留白,抑或只是孤独。 没有人会反驳说,独处从不属于自己,只因,它就是那个明彻的你,安静的你,孤独的你,沉睡的你。世事纷呈,风尘起落,惟有此刻的灵魂是岑寂的,周身的一切都是那般遥远,那般缥缈,走不进来,也无力干预。犹如一杯以欢愉,痛苦,嫉恨,隐忍,素然为茗,兑上内心深处流淌的真实情感,调制而成的茶水般,冷暖自知,甘苦独尝。 一个懂得独处的人,内心定是坚强而沉稳的,可以将寻常日子打理的有条不紊;而一个不懂得独处的人,内心定是躁动而贪婪的,即便是过着高贵而富足的生活,也无法平复一颗需要时刻抚慰的性灵。命运总是公平的,往往会给懂得沉淀的人以安定,而那些一心想要追求盛筵的人,即便能够拥有绚烂的色彩,也终究难逃烟花易冷,尘埃一地的结局。 拂去被岁月封存的尘埃,那皎洁的月华依旧不减初时的魅力,只见在那纸醉金迷的民国年间,一栋别致的阁楼尽显雍容华贵,而奢靡的布置之中,一位面若桃花,眉目含情,袅娜多姿的少女,正听着自己喜爱的昆曲,低眉轻唱,执笔落墨。她无疑是令人艳羡的上帝宠儿,拥有着显贵的家世,富裕的生活,流水的身段,倾城的容颜。也许,这样还不足以让人惊叹,只因,在那已拥有所有女子都会向往的精致外表下,是一个颇具才情的性灵,一颗聪颖丰富的内心。 她便是我们所熟知的感性女子陆小曼,一个身为名媛之女的新秀。都说佳人需配才子,而这样一位风华绝代,才貌双全的名媛,又要怎样一位浪漫而绅士,诗意而轩昂的男子才可与之共度一生。然而,活跃在北平上海的名媛是不易的,想要使那高枕无忧,富贵荣华的日子长久下去,就必须要有一个前程似锦,家境殷实的丈夫。对于这些,母亲吴曼华是深有感触的。于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名媛陆小曼嫁给了富商王赓。 从名媛退居到贤妻的陆小曼是寂寞的,是孤独的,尤其是对着一个不解风情的丈夫。作为一个多情恣意的女子,陆小曼是需要感情来滋养,浪漫去呵护,诗意去温存的,她要的不是灵魂的安然,不是一个人的独处。她应该是上帝的娇宠,是高贵的名媛,是众星围捧的明月。她不是没有给过丈夫王赓机会,多少个日夜,她妆容精致,眉角含笑,只愿丈夫能够放下手中的工作,陪伴在自己左右。然而,她耐心等来的,依然是不尽的失落。 内心满满的爱,无处投放;眸中柔柔的情,无处流淌。陆小曼的生活变得枯燥而乏味。不,这不属于她,她的生活应该时刻绽放绚烂,没有一丝黯然。也许是上天的垂怜,也许是前世的牵绊,就在此时,陆小曼遇到了同样孤独寂寥的徐志摩,他的出现,无疑是雨后彩虹,润物甘霖。 徐志摩那浪漫的情怀,俊朗的相貌,诗人的气质似有种无可抗拒的魔力般,无不深深吸引着陆小曼,触动着那颗久久缺乏慰藉的心。于是,陆小曼不惜一切代价,奔向了徐志摩,也成为了民国时期第一位为了爱情而离婚的名媛。虽然备受非议,但看在他们眼里,一切都是浮云,都是空气,无关痛痒。 如胶似漆的恩爱,花前月下的浪漫,红绡帐中的缱绻,使得他们度过了一段甜蜜温馨的时光。然而,再美丽的花,看多了,也会烦腻,再唯美的爱情,长久了,也会蒙上尘埃。况且当时的徐志摩还要每天忙于工作,独留陆小曼一人在家,而这,又怎能满足一个情感丰富,妩媚多情的女子对于生活的追求呢。城市的繁华,物流的诱惑,歌舞的妖娆,生活的迷乱,只一个不经意间,便打造出了一个吸食鸦片,跳舞,做票友,打麻将的陆小曼。 在她看来,生活本该如此,充满欢乐与色彩,没有寂寞的缠绕,没有一个人的单调,周身一切的繁华,都是为自己绽放。她的世界里,只有不尽的风华,不尽地索取。而徐志摩甘愿做那个默默付出,给她自由,给她挥霍,给她放纵的爱人。他曾为这份真爱痴狂,而今,他更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 直至一次飞机坠毁,诗人徐志摩与世长辞,再也给不起陆小曼无尽的宠爱,和任何物质上的帮助了。这无疑让沉浸在温柔乡里,富贵场中的陆小曼悲痛万分,也许,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深爱着这个同样不顾一切,与自己厮守的爱人。这段时间,她安静了许多,也自省了许多。只是,那无边的悲痛和无法释怀的落寞终究不属于她,她是一朵明媚的夏花,注定要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炫目光彩。她拒绝一个人独自摇曳,一刻都不行。 于是,陆小曼选择了能够与她一起吸食鸦片,给她快乐的翁端午同居。这等逍遥自在的生活,让她很快就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徐志摩的死。她是太喜欢这浓郁烟火的味道,太贪恋周身的一切繁华与美好。她,终是一个无法独处,也不能没有爱的女子。只是,盛极必衰,物极必反,乐极悲生的道理,亘古永存,没有谁能够将其逆转,亦没有谁长久地拥有快乐与美好。而这一切,直到翁端午死后,陆小曼才真切地明白。 倾城的容貌已悄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华年不再,依靠亦不再的陆小曼,开始了她低入尘埃的凋零。曾经的她美丽胜过烟花,曾经的她才情堪比秋叶,只是,绚烂过后,拥有的也不过是一片孤影罢了,往事如水月镜花、缥缈云烟般,只一瞬间,便与之隔了一条无法丈量的距离,再也无法触及。纵然这一生多姿多彩,纵然这一生享尽欢愉,却也无奈那颗心终是被寂寞包围,无处可寻,无处可依。 如果当初,她可以试着接受妻子的角色,是否就可以免受黯然的凋零?如果当初,她可以忠诚于选择的真爱,是否就可以同徐志摩长相厮守?可如果只是如果,人生的悲喜故事,仍会按部就班地上演。命运总是公平的,往往会给懂得沉淀的人以安定,而那些一心想要追求盛筵的人,即便能够拥有绚烂的色彩,也终究难逃烟花易冷,尘埃一地的结局。 正如开始所言,独处,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就像我们的生活,未必每日都充满阳光,阴晦天气,亦属寻常。没有谁能够时刻成为被众星追捧的明月,没有谁能够长久的拥有热烈与繁华。当你试图要将其逆转时,定会在伤痕累累之后,再次与之相遇,因为她就是另一个自己。其实,只有懂得了独处,才能够真正地与生活化干戈为玉帛。

\

本文链接:学会独处,与生活化干戈为玉帛

上一篇:海涛法师说故事2:财产三千亿

下一篇:海涛法师说故事2:金盘的故事

猜你喜欢